缘起与

在我很小的时候,说不上年纪是多少了,只记得那时候还是幼稚得可笑。沉迷于小叮当七龙珠游戏王之类的漫画,偶尔和朋友混混街机游戏厅,《恐龙世纪》《圆桌武士》《拳皇》《三国战纪》等等,那时候,并没有现在意义上的网吧,有的只是电脑游戏厅吧,每天除了读书,也说不上是浑浑噩噩还是过得有滋有味。

暑假或者寒假的某一天,在表哥家玩了好一会《金庸群侠传》,鬼使神差地打开电脑上某个文件夹,有两个文本文件,不是日记,也是日记,上面没有我和你,只有很多很多的“男孩”,“女孩”,“他”和“她”……


我是懂得的,这些是表哥的日志。那时候起,我懂得了什么叫文字,而不是作文。

后来,偶尔买本《萌芽》看看,看过韩寒的《三重门》,看过安妮宝贝不断地死去然后不断地重生,有些看明白了,他们在说他们的青春离他们远去,不断追逐青春的同时也失去了青春。有些看过了以为明白了,有些看过了然后忘记。

曾经我以为,我也会写写自己的青春,然后在不断无痛呻吟中挥霍掉自己的青春。 而事实上,我撞撞跌跌地一路走过来,却是在高中的时候选择了物理,大学里学了计算机,成为一名彻彻底底的技术工作者。

记得前年或者去年的时候,我们去晓涛家喝茶,随便聊了一些东西,记得晓涛曾经对我说辉彬还是很单纯,没有在大学的生活里颓废。那时候我心里有点沾沾自喜,为自己能保留一份纯真高兴。可毕竟人是要长大的,彼得.潘始终是一个悲剧,你不可能永远把自己当成一个孩子,这样你无法获取幸。 我们在那时候也不会想到,在2008年开始之际,我一下由十八岁变成二十三岁,长大的瞬间,我看到的世界有半个是灰色的。

以上,说了一大堆无关的事情。

我现在要写一些东西,只是为了忏悔,真正感觉到了心痛。

男孩与女孩,谁与谁,谁是谁?猜到与肯定,是有区别的,对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